当前位置: 主页 > X壹生活 >《走过爱的蛮荒》:撕掉羞耻印记,与温柔同行的偏乡教师 >

《走过爱的蛮荒》:撕掉羞耻印记,与温柔同行的偏乡教师

2020-06-11 00:10:10 来源:X壹生活 浏览:912次

《走过爱的蛮荒》:撕掉羞耻印记,与温柔同行的偏乡教师父母都患思觉失调症,被症状折磨时,

跟着幻听与妄想,混乱而狂暴。他更一度放弃自己,吸毒、飙车,差点杀人!写下亲身故事,像是用双氧水洗伤口一样灼热而痛苦,但,疗癒从此开始……

妈妈悄悄告诉我:「你的亲生父亲,其实是黄义交!」爸爸因妄想喊叫:「怎幺办?有人要杀我!」在我家,这叫平静。妈脸上有一道长长刀疤,是爸爸抓狂砍的,他硬指妈妈偷人。奶奶曾被妈妈失心疯地痛揍,只因我黏奶奶,不肯叫声「妈」。任邻居指指点点,看着爸妈被五花大绑地押上救护车……家是避「疯」港,在我家,这叫常态。

「爸妈都是精神病患」是跟着文国士长大的烙印,旁人的排挤、畏惧有如凌迟,羞耻感挥之不去,年少的他只能化身成张牙舞爪的兽,保护自己。

然而,正是匍匐过那片荒地,每一滴爱都彷彿甘霖,在他心灵的空洞渐渐育出沃土,帮助他成为更好的自己,并且转化为对孩子的关注。

有人质疑他:「爸妈都有精神病,你这样还能当老师吗?」但正因背着这宿命,走过惶惑,他更深刻懂得:好好长大是需要运气的。他但愿成为孩子们的幸运。

心灵受创的两个孩子

「爸,你,小时候的你,感受过父爱吗?」

过了好久好久,他低头对着地板说:

「没有。」

我在心里跟他说:

是啊,这些我都知道。我知道你自幼是苦过来的。苦得懂事,苦得坚强,也苦得压抑,最后苦得分裂啊!

我知道你是饱读诗书的高材生。从姑妈们的转述里,我也知道你是子代父职的好长兄。但你看看你自己现在住在哪里啊……你看看你泰半的人生是怎幺被吞噬掉的。

曾经的曾经,如果有人温柔而耐心地陪伴过他,如果有人带着同理跟开放的心境牵引着他,如果有人健康地爱过这个男人,就算日子再苦,我想也不致如此。

想到这里,也是我第一次觉得自己跟他好像。

我们同病相怜。

我们的父亲都只活在我们各自的世界里;而在现实里,我们都未曾感受到父亲的温暖,未曾被自己的父亲好好抱过、好好爱过。

回过神来,我问他:「爸,如果你现在有机会跟八岁的我说说话,你会说什幺?」

「没什幺想说的。我没有时间想这些。我都在想我自己的妄想啊!」

他再一次扯着他的妄想,但这次我没办法了,我没办法像平常那样假装在听他说话。看着父亲,我跟童年的自己并肩站着──他在我心里嚎啕大哭。

我原本想,爸爸总有些什幺话想对我说,或至少是在陷入沉思后,跟我说他不知道怎幺说,或不知道要说什幺。不是,都不是。

爸爸想都没想,直截了当地就回了我一句「没什幺想说的」。他没话想跟童年的我说。怎幺会是这样?怎幺可以这样?我觉得自己被拒于千里之外。

我的内在小孩在心里哭得凶,我需要冷静一下。我含泪转身,让自己去晃晃。

这是我近三十年来,第一次因为未被父亲重视过而掉泪。第一次。

我问我自己为什幺现在才看清他的世界里没有我的事实。答案简单得可笑。

因为我有一个让我恐惧万分的母亲啊。

不是爸爸没伤过我,而是有个伤我更巨的「她」挡在前面,让我未曾正视爸爸对我造成的伤害。当你有一位零分的母亲,一分的父亲就显得珍贵。

现在才恍然大悟,我父母都没爱过我的事实。

一路上,我奶奶、爷爷、姑妈都爱着我,我也从好朋友身上感受到爱与支持。但,我没有让我感受到被爱的双亲。这是没办法被改写,属于我内心深处的感受与事实。

这段抽离闲晃的空档里,我也想通了一件事:我爸不会有话跟童年的国国说,对他而言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了。他的回应里有我爷爷的影子。就像我爷爷早年因为事业而忽略了家庭,我爸当然会为了他的妄想而遗弃他的儿子。我爸自幼领受到的就是父亲的缺席,我又怎幺能苛求他扮演一位称职的父亲。未曾领受过的,该怎幺给?

很多人不都在和自己孩子的关係里,複製了那段曾对他造成伤害的亲子互动模式吗?未曾领受过的爱,需要当事人很有意识地努力,才能避免悲剧的重演。往往,在家庭里我们看到的是相同的剧本,角色易位罢了。剧本不断重演,因为曾经被伤害过的方式虽然让人痛苦,却也是许多的我们唯一懂得的方式。

但这样的悲剧,在我家,会因我而止的。几根菸的时间,让我更清楚发生在我身上的事,以及从中我要带走的人生课题是什幺。

我要超越我的出生,活出自己的名字。

书名:走过爱的蛮荒:撕掉羞耻印记,与温柔同行的偏乡教师作者:文国士出版社:宝瓶文化出版日期:2019年7月29日

上一篇:
下一篇:
相关资讯